党政研究

2021, No.167(02) 79-90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制度变迁视角下的中美新冷战、西方缺失与世界秩序重构
The New Cold War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, the Absence of the West and the Reconstruction of World Order:A Perspective of Institutional Change

田飞龙;

摘要(Abstract):

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,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经受民主规范检验和民意问责,其败选具有象征性意义,但并不表明特朗普代表的选民与政治精神退出美国历史舞台。美国霸权作为西方历史霸权的巅峰形态,在逻辑上无法接受中国的决定性崛起和权力分享,也无法在"民主规训"中国失败之后继续接纳中国作为战略合作对象与国际体系内成员。中美关系和解与所谓"蜜月"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,但也随着中国自身经济成长和政治体系的自我成熟而陷入崩解。新的中美关系以竞争和冲突为主调,贸易战是起点,更为全面的新冷战是趋势,而特朗普主义加速了这一关系质变的进程,拜登时代或许可以适当回调关系而产生一个短暂的中美缓和期,但长期的斗争性和风险性不可逆转。与中美关系变迁并行的是西方缺失,这体现了欧式焦虑,联欧制美可以作为维持和巩固世界多边主义秩序的长期策略。中美关系是定义21世纪全球秩序的宏观权力关系,需要我们具备超强的文明自信、制度创新力及斗争艺术,在更加坚定的中国道路和更加开放的改革进程上与世界共生,积极参与全球治理,打通内外发展的双循环,激发和塑造未来世界秩序的中国元素和价值观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世界秩序;全球化;中美关系;新冷战;特朗普主义;拜登时代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“公共危机的公法应对与国家治理现代化”(YWF-20-BJ-W-205)

作者(Author): 田飞龙;

Email:

DOI: 10.13903/j.cnki.cn51-1575/d.20210120.002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